• 你敢不敢,抱一抱 第16节(1/3)

         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

          可惜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,也许根本也没有人会去在乎。

          朔司没有表现出悲伤或惋惜,甚至连视线都没有在他脸上停留太久。很显然朔司关心的并不是车顶上这个从天而降的人,而是这辆车的主人。

          所以很快当朔司反应过来的时候,就立即抬头去看他方才摔下来的那个窗户。

          徐佳奇趴在那里就这么眼睁睁看着朔司的举动,说不出话,动弹不了,唯有的是一行晶莹泪水从眼角滑落。这是到底最后一次对这个残忍现实的控诉,抑或是追悔懊恼,只有他自己知道。

          朔司看到了余欢。

          即使他们之间隔了近10米的距离,他依然能看到站在窗前的余欢脸上沾着不知道是谁的血,脸色却是那么的苍白,表情僵硬着显然受到过度惊吓,整个人或者能用极度惶恐来形容。

          余欢此刻就和朔司对视着,这个骄傲的人从前即使是在朔司对待他最残忍的时候也极少示弱,此时眼神却是充满凌乱和不安,甚至让朔司觉得他脆弱到需要人保护的地步。

          朔司害怕了,害怕他一个不小心会从那个窗户上摔下来。

          “我现在马上上去你站那别动!!”

          朔司这么对他喊了一声,迅速冲向那通往楼上的漆黑楼道。

          余欢一直没有动,只是就这样从三楼看着底下以一个别扭姿态趴在车顶的徐佳奇,直到后来听到朔司把门狠狠踹开的巨响,也没有回过头。

          “你哪里受伤了?!”朔司焦急的声音从身后传来,他的手臂被男人有力的手紧紧抓住,下一刻他被迫切地拉离窗边。

          他抬头看朔司过分英俊的面孔,看到那双漆黑的眼眸此时此刻是满溢的关切,他微微张了张嘴,却说不出话,只能自喉咙里发出悲伤的哽咽的声音。

          “哪里受伤了告诉我!”

          朔司焦急地想伸手摸他沾了鲜血脸,他却猛地一把将朔司推开了,自己的身子因为用力过猛晃了晃。他眉头紧揪着,泫然欲泣地把哽在喉咙里的话说了出来:“是我杀了他”

          他的声音带着明显的哭腔,看着那双充斥着无限悲伤和自责的眼眸,那双眼睛里明明还没有流下一滴眼泪,朔司却莫名地觉得他哭了,而且是痛哭。

          朔司去拉他垂在底下不停颤抖的手,紧紧握在手心中,就好像通过这个动作在将自己的力量传给他:“不要怕,有我。”

          余欢的眼泪终究还是掉了下来,滚烫的泪水滑过脸颊,浑身颤栗开口就哽咽了:“我我不是故意

          ↑返回顶部↑

          目录